张家界民警称“搞钱”就是“交罚金” 当事人最新回应:罚金还能讨价还价?

2020-10-14 来源: 猎旗旅游资讯网

原标题:张家界民警称“搞钱”就是“交罚金” 当事人最新回应:罚金还能讨价还价?

一会儿说罚款,一会儿说退款,在叶思显然,当时虽然没有说什么钱,但如果是罚金,还能讨价还价?不是该多少是多少吗?

文 | 竹里

“开始我的初衷是搞个千把万两千万就行了。”

“实际上我筹办这个案子的初衷就是想要搞点钱。”

“所以谈钱是最差求助的,当然我的胃口也并不大,是吧?”

这是网络上曝光的一段录音片段,由武汉远成集团原法定代表人叶思提供。该录音在“两湖法治”发布后6小时,迅速突破10万读者量,引起舆论注目。叶思在接受《新民周刊》采访时表示,这段录音录音于2020年5月12日,地点是张家界市慈利县鲤鱼桥派出所,说出人是时任慈利县鲤鱼桥派出所所长刘鹏。

“搞点钱”“胃口不大”“搞个千把万”等字眼,不像出自一名派出所所长之口。但根据叶思的说法,2019年7月,慈利县派出所民警以因应调查名为,将包括她在内的公司两任法定代表人跨省抓走,随后一再强调要钱。“谈钱,开口就是5000万,印象中已经数不清次数了。”

网爆料录音片段

事件发酵后,刘鹏在10日确认该录音的真实性,并辩称,录音里的“搞钱”,实际上指交纳违法扣除的“罚金”。因为远成集团为首人多次去找他要疏通关系,一来二去就被对方录了音。“关人放人我没有这个资格,他们诱导我谈一些话,你已经犯罪了,依法该交钱的要交钱咯。是这个意思,他们断章取义。”

对于刘鹏的回应,武汉远成集团代理律师徐昕告诉《新民周刊》,即便是交罚金,也是法院判决后作出的处罚,一个派出所所长是没有权力说道罚金的事情的。“要搞钱,无论自己放兜里还是交纳,都是违法的。”

10月11日12时许,张家界市公安局公布通告称之为,对网民反映的办案民警违纪违规问题,联合调查组正在开展调查,一经查办,将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张家界警方通告

远成集团是否存在非法经营,刘鹏否存在违纪违规问题,当地公安机关跨省管辖是否合规?《新民周刊》专访到了远成集团原法人代表叶思、代理律师徐昕、多次接触刘鹏的远成公司员工杜琼,企图通过各自描述的细节,还原真相。

跨省抓捕只为“搞钱”?

事件的再次发生源于一场诡异的跨省抓获。

叶思回忆,2019年7月5日,慈利县民警必要到了公司楼下停车场,把她带到了一旁的派出所询问,随后,叶思和另一名随行人员被带到了慈利县派出所。抓获理由是,远成集团的产品“4-甲基哌嗪枸橼酸盐”、“他约那非”出了问题,慈利县公安机关确认这两款产品是原料药,而武汉远成公司仅把两款产品当作化工原料来进口及销售,所以因涉嫌非法经营罪。

“带回时候已经晚上九点了,当时很困惑,抓获时没有索取什么文件,只是说公安部下的有,到地方给我们看,到现在也没见着。”叶思不仅对抓捕行为十分疑惑,更令其她感到疑惑的是,民警抓捕他们之后开始话里有话的“借钱”不道德。

远成集团内景 受访者供图

“第一次,鲤鱼桥派出所所长刘鹏和指导员涂绍吾,直接开价5000万,并表示只要拿钱,即可撤案。”叶思说道,当时我爸爸的朋友罗小平和公司代表杜琼,全程参予了谈判。“既然有可谈的余地,我们就没有录音。没想到一直不顺利,我们反复提供证据、申诉书,合法文件,他们都置之不理,检察院态度也很强硬态度。”

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他们想到了录音核查。杜琼提及,他们分多次录音了时任鲤鱼桥派出所所长刘鹏、指导员涂绍吾的谈话录音。“其中,谈钱最显著的是今年1月3日、5月12日、6月16日这3段录音。” 在罗小平的印象里,有一次在刘鹏办公室,刘鹏用食指和拇指比划出一个数钱的动作,对他说:“罗总,我们就是要做点这个,你不懂的。”

后来由于远成集团找不出这么一大笔钱,慈利公安谈着讲着,金额就变成了3000万、2700万、最后又主动降至了1000万、800万。叶思特别强调,他们的产品都是从海关正规报关进口,并非走私而来,所以一直都没有妥协。“我们的上家和上上家都让步了,分别打点了60万和200万,所以不作了一个未予控告的要求。”

武汉远成企业内景 受访者供图

2020年6月12日,远成公司律师与派出所指导员涂绍吾电话联系时,对方明确说:我们不是想搞人,我们只是想把那800万盘了(即吞下、吃掉)。刘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则回应,从20多岁到48岁,每天面对各种案子,自己就是人老心善,同情别人反而被捉了小辫子,录音纯粹是断章取义。

但在叶思看来,当时虽然没说什么钱,一会儿说道罚款,一会儿说道付款,还强调办案已经花了近百万。但如果是罚金,还能讨价还价?不是该多少是多少吗?

陪侍异性是点歌女

远成集团除了起诉慈利公安以“交钱就撤案”敛财外,还张贴了“刘鹏回国武汉调查期间接受异性有偿陪侍”的图片。图片中,在一处类似街头大排档的餐馆,刘鹏端坐中央,左右两边各有一名美女作陪。负责招待的人正是罗小平。

“当时是刘鹏主动联系的我,恰巧我在香港出差,就安排公司员工还有远成公司的人,一起招待了他们。”罗小平说道,自己媳妇是龙山还是永顺的,和刘鹏一个地方,每次过来都称“老乡老乡”,很熟很熟了,就联系了。

“刘鹏他们样子来了三四个人,听闻是罗总的朋友,吃玩都是我来安排的。他们寄居了2天,一共花费了5000元以上。第一晚住在武汉威斯汀酒店,江景房,1200元/晚。”负责管理招待刘鹏一行的向先生说道,当天晚上在武汉吉庆街吃夜宵,请求了3位女孩作陪,每人800元。

针对异性陪侍的照片,刘鹏说,那条街有可以点歌的女孩。“都是老乡,那就来嘛,5元/首。“点歌的时候,我们找到有人在照片,觉得影响不好,就阻止了这个事,当时没有意识到,今天才告诉‘中了圈套’”。

慈利公检法若无管辖权?

不过充满著作风问题,首先应该理清楚的是,慈利公安对该案究竟有没有管辖权?刘鹏说道,当初这个案子比较大,公安部指定(张家界)首府办理时,成立了专案组,局长任组长、副局长为副组长。因为牵涉到武汉远成公司辖下员工祝帅,还牵涉到11个省市。在办理横跨省市案子时,他就作为原办案单位的负责人,在专案组里面负责管理后勤保障工作。

2019年下半年,黄石岗公安分局、武汉市反毒支队都在办这个案子,兼任专案组的副组长没有时间,逼着他去协商。不过因为身份不对等原因,先后前往两家单位协调,工作并不成功。

该案企业方代理律师马耀东认为,武汉远成的注册地为湖北武汉,被告人的户籍所在地或者居住地都不出慈利县境内,被指控“非法经营”的不道德地、结果地均与湖南省慈利县无任何关联,慈利县公安局也未予登录首府,所以依据法律规定慈利县公安对于该案显然是无权首府。

马耀东介绍,现在这个案子从公安已完成侦查、检察院完成了审查起诉,法院也已立案,“但公检法三家都是无权管辖的。” 另一名代理律师徐昕说,自己在与多个律师接触中,找到这种跨省管辖的不道德是潜规则,在张家界十分广泛,目的就为了“搞钱”,财政上也有返还。不过,此众说纷纭并未获得证实。

涉事所长:自己已被免职

10月11日张家界警方公布的通告,认定该案由上级公安机关登录首府,主犯祝某系武汉远成共创科技有限公司工作人员,侦办过程中找到远成公司及该公司其他人员因涉嫌非法经营犯罪,公安机关依法立案侦查。

武汉远成集团在官方回应指出此通告并不有误6。首先,慈利公安至今没上级公安对武汉远成公司涉嫌非法经营案的登录首府文书。其次,通告中提及的主犯祝某并非远成集团员工,经核查,祝某曾于2015年11月11日受聘武汉远成公司,2015年11月12日到公司一天,未从事任何岗位工作,之后再未到公司下班。

刘鹏说道,网文披露借钱录音、异性陪侍这事,自己已向局里主要领导、纪委都报告了。“纪委来查,我有什么事情,我都负责管理。事情已经再次发生了,办案组民警问我怎么办?我实事求是嘛,该受到怎样的处置就怎样处置。”

《新民周刊》了解到,目前刘鹏已被免职,但对方称之为,免职不是因为这个事情。

资料来源:封面新闻、上游新闻、环球网

新民周刊所有平台稿件, 未经月许可一律不得刊登、出版、改篇,或展开与新民周刊版权涉及的其他不道德,违者必究!http://www.sohu.com/a/424258682_318740回到搜狐,查阅更多

责任编辑:

上一页:八达岭长城双节开放夜游 2020夜间旅游行业发展现状及前景分析

下一页:张家界荷花国际机场扩建新航站楼高架桥工程最新建设进度

相关阅读